全球变局大环境下 金融如何助推体育产业提速?

  • 时间:
  • 浏览:29

  5月25日-26日,2019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金融供给侧改革与开放”在北京召开。来自政、商、学界的中外嘉宾齐聚清华大学论道金融,共同探讨在全球变局下,中国、世界经济金融的当下和未来。鉴于当前体育产业已经成为我国国民经济和产业结构中不可或缺的一环,但也存在融资模式单一、投资退出机制匮乏等难题,体育产业若能和金融业完美融合则有助于体育产业跨入发展快轨,有利于体育产业和国民经济协调发展。所以5月26日专门设置了一场题为“金融驱动国家体育经济体系构建”的主题论坛。

  该论坛的演讲嘉宾依次为: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教授江小涓,演讲题目为《中国体育产业发展展望》;国家体育总局体育经济司司长刘扶民,演讲题目为《体育产业与金融》;浙江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院长金雪军,演讲题目为《体育产业与金融资本的对接》;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首席运营官、资本市场业务委员会主席楚钢,演讲题目为《金融助力体育经济生态的构建与发展》;邓亚萍体育产业投资基金发起人邓亚萍,演讲题目为《亚萍观察》;当代明诚集团副董事长、当代明诚体育集团董事长蒋立章,演讲题目为《一个体育人的金融渴望》。该论坛的主持人为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战略合作与发展办公室副主任、体育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剑桥。

  六位嘉宾分别从各自的从业经历、视角发表了对体育产业与金融业融合发展的洞见,六大演讲可谓是干货满满,现将六位嘉宾的干货逐一摘录如下,以飨读者:

  江小涓:中国体育产业发展的两大优势和三大挑战

  

  我主要讲三点思考:第一,中国体育产业的现状,目前已进入体育产业快速发展的时期,但总体发展仍滞后;第二,中国发展体育产业的两点优势,即大国优势和互联网优势;第三,我们面临的挑战和应对的措施。

  2014年国发46号文的发布确实让中国体育产业的发展开始提速,这堪称是中国体育产业加速的一个里程碑,自此之后,中国体育产业的增加值明显高出经济的增长速度、GDP的增长速度。体育消费内部的结构也在发生一些重要的变化。比如去年阿里巴巴双11的销售中,体育用品占到了3%,3%是体育中等发达程度中商品销售额中一个很平均的数字,我们也开始呈现出与这些发达国家共性的特点。比如,大量的普通消费者开始重视专业性和装备。中高端项目开始加速,垂钓、冰雪、骑行、攀岩、马术等等这些相当高的消费水准的体育项目持续在快速的增长。

  我个人对此还有一些直观的微观感受:46号文发布后,我们家在600米半径内(步行可以到达)的健身房只有1家,而到2018年7月,健身房就多达10家,并且前来健身的人们普遍都穿着专业健身装备。金融街、新中关、亦庄这些区域600米的半径之内健身房都在8到10家,这说明体育正在成为一个迅速增长的产业。总之,现在整个中国体育产业无论是从收入水平的阶段、政府的重视程度,还是消费者的参与程度来看,均处在一个非常高速的发展阶段。

  尽管中国体育产业进入了快速发展阶段,但总体来看中国体育产业的发展仍显滞后,对比不同国家的体育产业占GDP的比重、体育就业所占的比重,中国还有明显差距。比如滑雪人口所占的比重,我们只有0.5%,不和北欧的那些滑雪大国相比,就连我们的近邻韩国、日本都比我们的比重高得多。另外一个数据则可以看看我们的职业体育。2016年美国职业体育的门票收入为193亿美元,而中国职业体育门票收入是22亿人民币,两者差距甚大。美国职业体育的现场观赛人次占总人次的比重高达43%,而我们只有0.6%,双方差距十分悬殊,但这也说明我们的体育产业还有非常大的增长空间。

  中国体育产业高速发展还有自己独特的两大优势,那就是我国的互联网时代技术红利和大国人口和政府政策优势。网络技术极大提高了体育的服务效率。体育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其实是人对人的现场消费,作为一个经典的服务业,生产效率是很低的。职业体育在1961年之前的100年的时间里,人们想要观看足、篮球比赛往往只能到现场看,一场比赛的观众也不过万余人,而随着1962年卫星电视出现,一场比赛的观众数量可以突破一亿大关,而有了互联网以后,比赛覆盖人口可以轻松达到数亿人。中国目前已进入互联网时代,并且互联网的人口规模大、消费基础好,我们周上网时间在全球一直排在前三。

  其次则是我国作为大国,不仅拥有发展体育产业的人口规模优势,而且政府和市场对于体育产业的积极性很高。人口规模足以支撑起很多体育项目的发展,我们大城市的人口规模就超过了整个欧洲的人口。我们千万以上人口的大城市就多达14个,500万人口以上的有100多个,200万人口以上的有200多个。按照职业体育的发展规律,一个城市有200万的人口和200亿美元的产值就足以养起一个全球最顶级的职业体育俱乐部了,所以可以想象我们在这方面的潜力有多大。 除了人口优势外,我们的政府和市场对于发展体育产业的积极性很高。市场看到体育产业的发展潜力大愿意积极投入,这是很自然的事情,而我们的政府也制订了非常高的体育产业发展目标,地方政府争办赛事的热情非常高。

  当然,目前中国体育产业也存在着一些挑战,我也来谈一些应对举措。我们体育产业最主要的挑战有三个:娱乐总量的停滞和更多娱乐选项的分流、以电竞为代表的新型竞技体育的冲击、公共假期和休闲时间增长停滞。

  娱乐总量的停滞和更多娱乐选项的分流表现在消费者的时间总量是固定的,并且看电影和看比赛的时间往往是重叠的,一旦走进电影院就会错过当晚的比赛。所以,当消费者更喜爱娱乐节目时,消费者为体育项目付出的时间和金钱则是有限的。比如,2017年《战狼2》一部电影的票房就高达53亿元,而中超一个赛季的门票总收入仅为14亿元。希望我们的比赛也能够达到和娱乐节目一样好看的水平。

  新型体育的冲击主要体现在电竞方面,国内目前16-25岁的青少年有1/3的闲暇时间是在打电竞,他把时间用在了打电竞方面自然就很难去观看传统体育比赛。而公共假期和休闲时间增长停滞则表现为,由于我们的公共假期总量很难再增长,而户外体育锻炼、户外体育旅游这些活动都需要的是完整成段的时间,而假期时间增长的停滞直接到导致大家参与户外体育的时间也变得停滞。

  针对挑战,我们要发挥政府和市场“两手都要抓”的作用,政府要继续出台一些合理、适度和有效的政策,但政策并不是越多越好,还是要有适合落地的方式和支持,同时还要尊重市场,鼓励创新。当然,有双倍的动力就要双倍的约束,面对这个局面要有最大的灵活度和容忍度。因此,既要促进发展又要有效治理,“两手都要硬”的中国特色发展模式也应该是中国体育产业发展最恰当的选择。

  刘扶民:体育融资难和体育商业保险缺失是两大难题

  

  自2010年以来,中国体育产业日益获得各级政府部门的重视。从健康产业、强国建设、中国梦、养老产业、服务产业……诸多国家文件中均把体育作为重要内容。当前我国体育产业发展的现状可以用几组数字来体现: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4至2017年间,我国体育产业的总规模从1.35万亿发展到2.2万亿,年均增速基本保持在18%左右,不但远远超过这一时期国民经济的增长速度,也比2006至2013年期间体育产业年均16%的增速进一步提升。我们预测到2025年体育产业增加值总额会达到5万亿,如果按照目前平均每年增长18%的速度来看,可能要达到8万亿。

  随着体育产业不断发展和跨界范围不断扩大,体育产业发展对其他产业的带动作用越发明显,产业边界也越发模糊,体育产业发展出了体育+的融合模式。在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新的体育产业统计分类中,体育产业涉及的国民经济行业分类小类由原来的52个增加到71个,这反映出体育产业的新业态在不断拓展,比如体育+旅游,体育竞赛和观看比赛占体育旅游的比例至少为15%,甚至一些体育旅游案例可以高达25%。

  当前,体育产业总体发展现状仍有不足,体育产业发展亟需金融驱动。加大金融支持体育产业发展的力度,推动体育产业与金融的深度融合,是促进体育产业提质增效和持续高速发展的需要,是培育经济新动能和新增长点的需要,是推进体育强国和健康中国建设的根本需要。此前国家体育总局已经和国家开发银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并向一批国家体育产业基地授牌,此外还联合多家部门联合印发全国优选体育产业项目名录,倡导金融业优先支持体育产业发展,但还是有些企业存在融资难、融资门槛没有降低的难题。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运动员商业保险的缺失。我在十多年前就曾和一个保险公司进行研究,希望能够用商业保险的方式来降低我们运动员受伤造成的损失,但直到如今,保险公司在体育保险方面的品种仍不健全。前段时间,CBA公司和中国人寿推出了一款篮球失能险,但也仅仅局限在某一范围内,目前中国体育仍然缺乏一款能够惠及整个中国体育的商业保险产品。

  我们希望加强体育与金融合作的力度,希望金融界的同仁们能够多创新,在新形势下多支持我国体育产业发展,无论是融资、信贷还是商业保险,能否研发出一些适合体育产业的产品?我们翘首以待,谢谢各位!

  金雪军:体育与金融对接的五点思考

  

  我们曾以2004年为时间节点来观察研究中国体育产业,确实发现中国体育产业的发展离不开国家的产业政策的大力推动和支持。但目前,体育产业的融资需求和金融行业的要求确实存在非常大的差距。我们曾专门做过对上市体育公司的绩效研究,发现:一方面上市公司的数量在大幅度增加,营业份额也在增加,利润总体上来说也保持着相对平稳的状况,但无论是资产收益率,还是净资产收益率,还是每股的收益,或者其它相关指标,体育板块上市公司的状况均不如非体育板块的上市公司。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给我们提出了一个非常需要重要的问题:那就是怎么能够让体育产业有更好的利润展示,有更好的利润结果。因为任何金融活动在很大程度上都与产业本身的利润状况是相关连的,没有良好的利润,金融的对接将遇到障碍。

  我在研究中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体育产业的特征和资本的特征形成了非常大的矛盾。体育产业的特征是高投入、低产出,投资的回报相对比较慢,产业链条相对比较长,变现期限相对比较长;而资本则是非常希望比较快见效。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怎么样能够面对这样一种矛盾,来寻找金融资本和体育产业发展的有效对接,我认为是我们需要讨论的重中之重。

  在寻找金融资本和体育产业发展有效对接的过程中,我认为有五个问题很重要:

  一定要能让体育成果形成很好的市场化和价值化。体育产业需要一个非常清晰、符合体育产业规律、且各方均认为公允的价值评估体系,唯有如此,才能为体育产业与金融资本的对接奠定一个比较好的基础。

  第二,鉴于体育产业是比高新技术产业还要更加轻资产的行业,而且商业模式并不清晰,所以我们要强化股权资本承担风险的作用。从当前的金融资本来看可以将体育产业分成四类:第一类,是能够真正承担风险的股权资本;第二类,以对赌条款、以明股实债为特色的股权资本;第三类,一般的债权资本;第四类,银行的信贷资本。这四类应该按照不同的风险承受度,对接不同的金融产业发展模式。我认为,政府应该大力激励、鼓励真正能够承担风险的股权投资。

  第三,在推进体育和金融融合的过程中,必须把各种金融资源交叉使用,让包括信托、租赁、传统金融、新金融等形式共同发挥作用。

  第四,要打造一条能够服务金融、能够服务体育产业的金融产业链,产业链条覆盖从最早的创业投资、天使投资,到最后在这个市场上能够有效地退出。

  第五,最核心的、最关键的是,银行放贷放出去是要收回的,投资投出去是要退出的,所以有一个比较好的退出机制。体育产业也应该根据不同的情况,该到主板上市的就争取到主板上市,该到创业板上市的就到创业板上市,该到科创板上市的就到科创板上市。一定要让不同的企业状况形成不同的资本市场的对接方式。

  楚钢:中金公司将为体育产业复制成功的创新模式

  

  我重点分享一下中金公司在推动创新产业方面的经验,以及我们把这些经验推广到体育产业的想法。

  首先介绍我们的基金,中金启元,这是中金公司和财政部、发改委及社会出资人共同设立的。总规模400亿,中央财政认购90亿,向社会融资310亿,是中国第一家国家级的新兴产业引导基金。我们知道,新兴产业在创业初期普遍存在融资难的问题,以前国家通过财政手段来资助新兴产业的发展,成效不是很好,这支基金希望通过市场化的方式推动中国的战略新兴产业的发展。

  这支基金充分发挥了政府资金杠杆的作用,撬动了社会资本,民间资本,一同达到为新兴产业的发展、为大众创新提供资金。介绍一些小小的成功案例,到2017年底。,中金启元直接投资和间接投资的新增专利数目达到3288个,其中发明专利达到1163个。同时,直接投资和间接投资的企业收入的增长都超过了50%。目前,中金启元已经投了1200多个项目,涉及到各方面的中国的战略新兴产业。

  我们希望能够把这种模式推广到整个体育产业,近期中金公司、中金资本的团队跟体育总局正在进行筹划,准备筹划100亿元财政推动的基金,希望能够撬动社会资本总共达到1000亿元。通过这些杠杆作用,能够增加企业的数目,推动体育产业的发展。我们希望,能够在今后五到十年内,使得体育产业增加一到两万亿人民币的规模。中金公司决心跟国家层面、体育总局跟各个企业一起,通过资本的力量,推动中国体育产业的创新。

  邓亚萍:她经济和创新体育空间成投资重点

  

  作为体育投资机构的负责人,我重点分享一些投资的观察现象。

  首先,我们观察到这样的一个现象:女性消费是一个体育产业新的增长点。女性消费市场的巨大力量直接诞生了“她经济”这个名词。2015年的时候,“她经济”市场规模发展到2.5万亿,到了今年预计是4.5万亿。具体到女性体育消费,不妨具体看看瑜珈这个市场,因为现在习练瑜珈的人群90%是女性。瑜珈馆在2016年的时候是1.4万家,到2018年是3万家;市场规模在2018年的时候是322亿元,到2020年预计是468亿的市场规模。瑜珈行业投资的概况则是从2011年到2018年行业的累计投资大概是27笔,总累计金额是6.6亿,被投的企业是16家。

  再看一下健身的性别差异。健身这个行业也很有意思。女性健身的年支出比男性多,女性是1957元,男性是1684元;会员女性愿意加入占56.2%,男性是43.8%;APP的使用女性是61.6%,男性是38.4%;健身前买好装备,女性是59.8%,男性是40.2%。

  跑步行业的性别差异同样明显。在2015年的时候女性跑步装备同比增长超过男性,耐克在2020年他们的目标女性产品线的营收要达到111亿美元,占总营收的1/5,相当的惊人。

  此外,我们这支基金在尝试围绕体育运动空间创造一种新的体育发展模式。众所周知,体育空间是体育产业发展的根基。就如同电影的银幕数和电影票房收入是正相关的关系。根据46号文件,要求到2025年达到人均运动场地面积是两平米。我们目前公开数据全口径的人均运动场地面积是1.52平米,而美国人均16平米,日本则是19平方米,我们的差距是蛮大的。如果再抛出那些国有大型综合场馆、学校体育场等不对外开放的场面,其实我们人均运动面积可能不足一平米,这种现状肯定没法满足普通百姓的运动需求。

  所以,我们试图用我们这支基金尝试创建一个新的运动的空间、新的模式,我们已经在河南郑州投资了一个项目,利用公园的绿地打造就近、就便、小而美的大众运动空间。并围绕这一运动空间重点搭建专业的运营管理团队,充分发挥运动员、教练员以及相关的体育专家的作用,大力推广专业的运动课程,形成独特的场馆运营内容。我们是4月1号试运营,到现在一个多月而已,目前总接待人数是5万人,“五一长假”就超过了1万多人。整体来看,这种模式还是很受社会欢迎的。

  蒋立章:搭建HOPE体系助力中国足球梦

  

  作为一个传统体育人,我对金融有很大的渴望。只有体育产业能够带来财与才,这个产业才能发展起来。所以,在去年,我跟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共同成立了清华大学五道口体育金融研究中心,希望能够在财跟才上面做一些事情。

  我对自己从2019年到2030年整整12年时间有一个规划。我们希望搭建一个HOPE体系。中国足球真的需要HOPE(希望),HOPE体系应运而生。我们现在跟国际足联进行沟通的时候,我觉得2030年是适合中国举办世界杯的年份。中国举办世界杯背后是很大的产业跟机会,如何发挥产业机会?需要金融的支持。

  我跟大家介绍一下HOPE足球体系。过去两到三年时间,我们加入了西班牙的格兰纳达足球俱乐部,我们帮助帕拉马连升三级,创造了意大利足球的历史。HOPE体系内有一支中超俱乐部、一支中乙俱乐部,我们希望构建一个体系,构建一个连接中国足球跟欧洲足球的连接体系,这个体系不仅仅只是意味着你是拥有多少资质的数量,关键把体系和平台搭建起来,让平台服务于中国足球,让这个平台有更多的中国足球球员成长起来、中国教练成长起来。说句实话我很辛苦,我所融来的钱全部投到这里去了。我需要金融参与进来,能够让HOPE 2030的事业真正做起来。

  我真心觉得球员是可以赚钱的,前年我运作了中甲球员120万元到重庆,然后卖了7200万。球员如何能够跟金融结合在一起?其实在过去的欧洲球员基金是很风靡的,我们中国是否也有这种球员基金?如果我们的体系搭建起来了,做足球俱乐部并不是我的最终目的,我希望我的HOPE+连接其他的产业。

  连接什么产业?首先连接营销产业。体育营销我做了十多年。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马上就要来了。从品牌赞助营销,到体育旅游、体育教育、体育大数据、体育康养、体育区块链都是投资机会,这都需要金融的支持。

  总之,通过“HOPE2030”的计划,希望帮助中国足球实现中国足球梦。而且国家利益大于一切。

  最后,我分享一下我对体育和金融的思考:第一,体育与金融的关系是体育为本,金融为辅的,不能本末倒置。这是我在上市公司学到的,不能为了资本而资本,你是要服务于体育产业的。第二,金融是强大的,但是你更要对金融保持足够的敬畏。第三,体育是为国家战略服务的,只有更多的回报给体育产业,这样才能形成良性循环,你赚了钱,80%、90%还是要投到体育产业,这样才能过得很安心。

  (注:本文所用图片由主办方提供)

  本文转载自体育大生意http://www.sportsmoney.cn,原文标题:金融如何助推体育产业提速?江小涓、邓亚萍等六位大咖的答案全在这

猜你喜欢